<div id="ft1ht"></div><dl id="ft1ht"><menu id="ft1ht"><small id="ft1ht"></small></menu></dl>
<div id="ft1ht"><span id="ft1ht"><object id="ft1ht"></object></span></div>

      4G季風吹暖了誰 吹痛了誰

      發布日期:2014-12-09瀏覽量: 685

      今年的“5·17世界電信日”格外熱鬧,一邊是虛擬運營商集中放號,一邊是傳統運營商打起了價格戰。

      最大看點還是在這一天是否會發放FDD牌照。最終,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失望了,甚至連一張FDD試商用許可都沒有拿到手。而中國移動的4G則是奮馬揚鞭。目前而言,在我國4G發展初期,運營商格局依然未變——中國移動繼續一家獨大,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則焦急煎熬,可謂一家歡樂兩家憂。

      轉眼間,4G在中國正式商用半年了。截至今年5月初,中國移動已部署4G基站26萬個,目前城市覆蓋數量已超過200個,發展用戶400多萬。

      布局4G,只爭朝夕。中國移動的目標是,年底部署超過50萬個基站,覆蓋城市300多個,計劃銷售1億部4G終端,發展用戶3000萬~5000萬。相比起來,此前中國移動50萬個3G基站建設完成花了5年時間,4G的“季風”吹來,一掃3G時代的“憋屈”,中國移動卯足了勁要大干一場。

      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則在默默垂淚。他們沒有盼來工信部發放的FDD牌照,尤其是中國電信,因為CDMA2000與TDD的網絡融合問題,至今也沒有發展出4G手機網絡服務,只有4G網絡TDD數據終端服務。

      中國電信Q1財報顯示,其移動用戶累計流失238萬,僅3月份就流失了180萬,移動終端銷售收入為90.38億元,同比下降2.1%。中國電信稱,主要原因是競爭對手推出LTE服務及加強營銷推廣、市場競爭加劇。

      資深電信分析師曾韜認為,如果再不發FDD牌照,中國電信“快要扛不住了”,中國聯通的日子也會更艱難。

      3月18日,中國聯通宣布在電信日之前為56個城市開通4G服務,推出所謂 “3G/4G一體化套餐”。但據業內人士透露,中國聯通實際上在模糊處理其核心問題,因為它目前只有5萬TDD4G基站,覆蓋是個大問題,這種“套餐”實際上是用3G網絡彌補它的短板。

      利用這個過渡性質的套餐,中國聯通目前WCDMA制式的3G網絡可以升級到42Mbps,可與初期的TDD媲美。捱到今年底,聯通將全網升級到42Mbps。

      不過,獨立電信分析師付亮表示,這為中國聯通爭取到了發展的窗口期,但未來中國聯通還是要面對4G建設的難題。

      4G的“季風”令傳統運營商冷暖自知,但對虛擬運營商而言則如沐春風。4G的到來,推動了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加速,用戶使用習慣從PC端迅速轉移到手機端,眾企業紛紛卡位移動互聯網流量入口。截至目前,工信部共給19家企業頒發虛擬運營商牌照26張,接下來,與中國移動簽約的17家合作伙伴也即將審批。初試“啼聲”的虛擬運營商,靠打互聯網思維的牌,吸引了不少眼球,在各自細分市場耕耘。在市場化下野蠻生長起來的互聯網企業攪動了電信業 “一池春水”,同時還有許多信號在顯示,作為中國深化改革前沿陣地的中國電信業,正處在新一次的巨變前夜。“昨夜雨疏風驟”之后,試問能否“綠肥紅瘦”?
      爭議

      鐵塔公司逆“風”將至壟斷還是市場化推進?

      電信市場突然開始變得熱鬧起來。

      4月底,一則三大運營商將共同籌建“國家基站公司”的消息引發了輿論關注。“國家基站公司”將會承接運營商新建、維護基站、鐵塔和管道的工作,今后三大運營商不再自建基站,而是租用國家基站公司的基站。該公司名暫定為“國家鐵塔公司”。一時間,爭論四起。

      利弊之爭

      4月30日,沸沸揚揚的鐵塔公司傳聞被證實。工業和信息化部相關司局負責人表示,三家基礎電信企業正在研究共同組建一家通信設施公司,負責統籌建設通信鐵塔設施,進一步提高電信基礎設施共建共享水平。

      隨后有媒體報道稱,目前暫定的鐵塔公司中,三家公司股權分配方案是,中國移動將占有最大份額,約為40%,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兩家各占30%。

      這一事件迅速在業內外引發了關注。一方認為,這是在倒行逆施,會造成新的壟斷;另一方認為,成立鐵塔公司可以實現共享共建,資源合理利用。

      值得注意的是,鐵塔公司和基站公司實際上并不一樣。

      北京郵電大學教授舒華英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如果僅限于鐵塔、桿路的鐵塔公司,這本身就是之前共建共享討論的范圍,由鐵塔公司提供足夠的可租用設備給運營商,由政府制定管制價格,雖然難但還是可以解決一部分問題。但是成立基站公司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基站公司包含范圍更大,天線、饋線、控制以及傳輸等屬于其中,所有權相對復雜,而且只有一家公司,將帶來新的壟斷,由此產生尋租問題。

      野村綜研通信戰略副總監陶旭駿表示,三家運營商每家都有3~4張網絡,制式、頻譜和網規不一樣,彼此之間會產生信號干擾,而且運營商不直接管網絡后,僅靠鐵塔公司難有提高網絡覆蓋和優化的積極性。

      獨立電信分析師付亮認為,鐵塔公司有利有弊,好處是可提高鐵塔的利用率,減少總鐵塔數量,降低站址獲取難度,弊端是鐵塔公司作為第三方,收入壓力小,很難適應運營商4G建設快節奏的需要。

      基站難題

      據記者了解,三大運營商對成立鐵塔公司并不怎么反對,這背后的原因是,三大運營商已經被基站建設問題困擾多年。

      舒華英對記者表示,三大運營商的基站大部分都是租用的,每年因為租金和進場費的問題早已頭疼不已。此外,4G網絡因為頻率高,同一范圍內需要建設的基站數量遠遠超過2G和3G,但是新建基站尤其是在城市內幾乎不太可能,這時候國家出面成立一個鐵塔公司來攬下這個包袱,三大運營商當然同意。

      據運營商提供的案例顯示,上海某地一基站原協議租用業主28平方米搭建機房,租金本已高出周圍標準,但是合約到期后業主提出租金提高近3倍,最終基站不得不搬遷,造成周邊信號覆蓋受到影響。

      基站要進入地鐵和一些小區還需付高額進場費。2009年,有報道稱某地的地鐵封殺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每個基站進場費最高需120萬元。據記者了解,如今這些問題依然沒有改變,甚至變本加厲。

      漲價等問題畢竟還可以用錢解決,而用戶的不理解和投訴則較難處理。中國移動有關負責人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每年運營商都會針對基站輻射問題做專題宣傳,甚至與小區業主開會溝通。

      按照大致測算,建設一張全面覆蓋中國的4G網絡大約需要100萬個基站。實際上,三家運營商2G/3G/4G基站加起來超過200萬個基站,因為4G設備有些可以加載在原有的2G和3G基站上,所以如果能實現共享的話,基本上可以解決網絡覆蓋的問題。

      通信行業人士尚曉蒲對記者表示,工信部5年前就下文鼓勵共建共享,但全國僅有少量省份的這項工作有一定進展。2012年,工信部關于共建共享的指標要求上升,例如鐵搭共建共享率需要達到50%以上。但實際上,三大運營商還是各自為陣。

      行政之手

      從一定程度上來說,成立鐵塔公司確實可以解決基站建設難題。但業內外擔心的是,政府會對電信業造成過多干預。這與十八屆三中全會公報中“讓市場起決定性作用”背道而馳,無異于中國電信產業的一股“逆流”。

      陶旭駿認為,為了保證信息安全,可以保留一到兩家政府直接控制的企業,但是不能既要壟斷,又要電信行業百花齊放。從去年開始,工信部等監管部門發布了10多個文件,基本上都以促進電信業的市場化為目標。而這之前,工信部對電信市場采取的政策調節方式往往帶有行政干預的印記。

      資深電信分析師曾韜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工信部不斷調整政策的目的有兩個,一是支持自主研發技術;二是平衡三家運營商的格局。

      但監管策略調整讓運營商備受壓力。例如6月1日起的電信業營改增試點,會使運營商的利潤減少。另外,今年起央企的利潤收取比例再次提高5個百分點,三大運營商也在其中。今年運營商又都面臨4G建設任務,資本開支較大。日前,中國移動和聯通均表示,將下調手機補貼目標額度,或與其考核壓力增大相關。

      “我不明白在電信加速市場化的同時,為什么會突然冒出一個全國性的鐵塔公司。”在舒華英看來,發展過程中的問題更應交給市場來解決。

      轉型

      傳統運營商再造:摸索移動社會的4G之門

      這是業內已經形成的一個共識——移動互聯網時代,得入口者得天下。

      4G時代,在加速移動互聯網到來的同時,也讓運營商自身加速了管道化的趨勢,紛紛開展OTT(OvertheTop)業務和流量經營,試圖搶奪控制權。

      運營商加速管道化

      運營商感受到管道化的迫切是由于微信等OTT移動互聯網應用迅速發展而產生的。在4G時代,越來越快的網速將進一步加速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到來,這讓運營商的管道化趨勢也越來越明顯。

      自2011年以來,以微信為代表的OTT等應用如雨后春筍般迅速發展起來。因為用戶習慣的改變,通過微信和QQ等OTT類產品發送信息為運營商帶來了不少的流量。但是,一個尷尬的局面產生了——運營商在流量上增量不增收,因為流量的收入難以彌補傳統運營商主營業務語音和短信業務的收入。

      2013年開始,有運營商不斷發出聲音,要求對OTT產品進行收費,這主要以中國移動為代表。公開數據顯示,微信已經占用了中國移動60%的信令資源,但僅帶來了10%的移動數據流量。

      事實上,運營商已經淪為一個為互聯網公司提供數據服務的管道,顯然運營商并不甘心。

      工信部電信研究院政策與經濟研究所副總工程師何霞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其實運營商已經做了很多努力來避免淪為管道化,開始是本能抵抗面對互聯網數據服務的沖擊,試圖采取限制或是差別定價的方式來應對,目前是主動出擊,開放合作營造共贏的產業生態圈。

      但是,不論何種形式,運營商做OTT產品如同左右手互博。獨立電信分析師付亮認為,其實運營商并不忌諱管道化,相反地,管道是運營商的基礎,但管道產生的收益不足以支撐其獲得合理的收益,運營商必須突圍,尋找移動互聯網帶來的新機會。

      運營商的“去電信化”

      對于避免管道化的問題,中國電信提出了去電信化。今年5月13日,在2014中國電信開放合作大會上,中國電信表示,要繼續加大開放合作力度,在重點領域嘗試多種資本合作方式打造新興業務。

      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中國電信旗下的打造自己的移動互聯網核心產品的八大基地,截至目前,已有五家獨立成為公司化運作。

      曾為中國電信基地創業導師的中國移動互聯網產業聯盟秘書長李易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基地以前只是內部的創新部門,獨立成公司之后是獨立的法人代表,有獨立的決策權和財務權,可以引進外部資本和人才。

      在這個問題上,虛擬運營商比傳統運營商看得更明白。蘇寧互聯網負責人潘志勇曾對記者表示,單純從運營商那邊批發語音和流量的價值是有限的,因為轉售價格高,但是流量上可以承載不同的信息服務,就像一杯水,可以純粹當水賣,也可以變成糖水賣,甚至變成可樂。

      爭奪移動互聯入口

      中國虛擬運營商產業聯盟副秘書長鄒學勇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虛擬運營商應借助自身業務搶占移動互聯網入口,在細分市場發力,實現從入口到平臺的粉絲經濟,形成移動互聯網時代下新的商業模式。

      他認為,目前已經獲得虛擬運營商牌照的企業在新媒體、電子商務、移動游戲、終端渠道、行業應用、云計算、物流、第三方支付等領域可以重新定義移動互聯網入口格局,甚至實現顛覆。運營商也在盯著這一入口。在此前的巴塞羅那通信展上,中國移動正式宣布,將通過“融合通信”構建移動互聯網時代用戶新的業務入口。此外,在2014年中國TD-LTE產業發展研討會上,中國移動董事長奚國華又重提,未來將用融合通信構建用戶全新業務入口,努力為客戶提供全新的4G體驗。

      中國移動希望所有的運營商能夠互聯互通合作,在2014年底實現融合通信的試商用,2015年全面商用。

      野村綜研通信戰略部副總經理陶旭駿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中國移動做融合通信真正的目的在于掌握移動流量入口。中國移動的融合通信是試圖重新建立一個基于網絡流量的生態系統,但是這并不容易,需要手機終端的支持。

      沖擊

      移動聯通降價搶風頭 虛擬運營商未能“如魚得水”

      如同鯰魚一般,虛擬運營商一下攪亂了電信業的“平靜”。但如今,“鯰魚”們并未“如魚得水”。

      在虛擬運營商高喊著資費低廉、流量不清零、套餐自由組合甚至免費的時候,傳統運營商則來了一次實際行動。近日,中國移動宣布將4G新資費門檻降低為58元,流量單價最高降幅達五成。中國聯通則推出網上專售的自由組合套餐,并在電信日期間對資費進行八折促銷。

      反觀虛擬運營商,則讓用戶有些失望,已經公布套餐資費的虛擬運營商并沒有如之前承諾的一樣,在資費上有多大的優惠。

      獨立電信分析師付亮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經過前一段爭眼球的階段,虛擬運營商開始進入爭用戶的階段,但無論是產品和服務,還是品牌和售后都需要時間讓用戶去認可。

      傳統運營商動作不斷

      截至目前,工信部先后為19家企業頒發了移動通信轉售業務試點牌照,后續與中國移動合作的17家合作伙伴也在等待工信部的最后批復。

      從拿到牌照開始,就不斷有虛擬運營商打出諸如低價格、流量不清零、自由組合套餐等口號,以爭取更多用戶。這些宣傳點正是傳統三大運營商被用戶不斷詬病的地方。僅套餐內流量清零的問題,用戶就已經和傳統運營商有過多次交鋒。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些虛擬運營商的確起到了鯰魚效應。

      近日,中國移動宣布將4G新資費門檻降低為58元,流量單價最高降幅達五成。中國聯通則推出網上專售的自由組合套餐,并在電信日期間對資費進行八折促銷。

      京東(滾動資訊)移動轉售事業部總經理閆小波表示,最近三大基礎運營商的動作非常熱鬧,這是虛擬運營商的出現對于電信行業的促進作用。

      工信部電信研究院政策與經濟研究所副總工程師何霞認為,運營商降低資費一方面是虛擬運營商的加入起到了間接的促進作用,另一方面是政府放開了資費定價權。

      “鯰魚”性價比有限

      5月15日,京東和國美兩家公司同時宣布啟動虛擬運營商業務。京東宣布,正式推出虛擬運營商業務“京東通信”,主打“無套餐、無合約、無最低消費”的簡單資費套餐。
      但記者發現,京東通信公布的資費性價比并不比傳統運營商的資費高出多少。如果用戶每月使用500分鐘通話和500M流量,按照京東通信的資費標準需要150元,而按照傳統運營商公布的新的自由組合套餐資費,同樣的通話和流量大約只需要100~120元。

      此前,另一家虛擬運營商話機世界也公布了9檔套餐,最低29.9元/月,含80M數據流量和80分鐘語音通話,最高399.9元/月含3500M流量和1000分鐘語音。其中59.9元檔套餐包含260M流量和100分鐘語音通信,與中國移動58元4G上網套餐500M流量和50分鐘通話相比,優勢也不明顯。

      而蝸牛游戲之前打出的免卡,雖說有余量兩年不清零、零月租、無套餐三大特點,但也對用戶設定了各種限制,且并沒有公布具體資費說明,讓用戶看不明白。

      在業內人士看來,這與工信部要求套餐資費設計提高透明度、不得片面夸大資費優惠幅度或作容易引起用戶誤解的虛假宣傳的要求不相符。

      近日,波士頓咨詢公司公布了一項關于中國電信市場品牌倡導指數的調查,結果顯示,在電信產品品牌類中,性價比是推動品牌推薦的最重要因素,網絡覆蓋和客戶服務緊隨其后,品牌認同感和個人需求位列第四和第五。

      波士頓咨詢大中華區資深合伙人范史華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虛擬運營商必須通過有效的運營模式快速地把價格降下來,這樣才能獲得競爭優勢,然后以價格優勢為基礎尋找到具有差異化的競爭力。特色產品短期難發力

      樂語通訊執行總裁趙健此前對記者表示,目前運營商給的轉售價格有些過高。京東通信有關負責人也表示,希望通過運營商政策進一步放松,給予更好的價格成本。

      但中國虛擬運營商產業聯盟副秘書長鄒學勇在接受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認為,在移動互聯網時代,虛擬運營商應該尋找軟件入口和終端入口,將企業自身的主業融合到虛擬運營業務之內,在細分市場發力,而不是與傳統運營商爭奪市場。

      樂語通訊瞄準移動健康領域,發布了虛擬運營品牌,用戶通過佩戴智能健康設備進行身體數據采集。這一模式被不少業內人士看好,但是制約因素也較為明顯,此類可穿戴設備太少。賽迪智庫電子信息產業研究所研究員耿怡認為,雖然目前市場上已經有了不少可穿戴設備,但是大部分還是集中在智能手機的輔助配件領域,殺手級產品依然沒有出現。

      我們認為,虛擬運營商現在還是發展初期,處于系統測試、團隊搭建和試探市場的階段,無論是產品和服務還是品牌和售后,需要時間讓用戶去認可。

      分享:
      北京赛车直播 大乐透杀号定胆2元网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混合过关输一场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重庆五分彩官网 中国体彩网台球视频 六场半全场开奖 男子网球双打排名 好彩一开奖结果查询 山东体彩大奖怎么领奖 河南快3网上投注 百度北京11选5 11选5彩票软件 强龙娱乐城赌球